您的位置 :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妙世江湖行

            更新时间:2019-07-20 11:08:07

            妙世江湖行 已完结

            妙世江湖行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彭文友分类:武侠主角:叶云吕三娘

            小说主人公是叶云吕三娘的小说是《妙世江湖行》,本小说的作者是彭文友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元末,一名重情重义的剑客肖建魂在江湖被暗杀,他隐居江湖多年的朋友探花一笑得知后,重出江湖为他报仇,不料却引起江湖风波动荡,使得整个元朝政治动荡。朱元璋,张士诚,陈友亮三人先后实力增强,随后探花一笑得知岳好友肖建魂炸死,他心如死灰……被迫前往天山治病。 天意如此,宿命难为!一个隐藏多年的杀手赵啸天,原本可以一统江湖,为所欲为,但最终还是被探花一笑给击败,成为千古骂名。最后探花一笑流浪江湖数十年,创世天下太平,最终隐居于天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庄上原本很是热闹,自从路欢喜死后,路家庄在已没有一天热闹过。

            路小飞从来没有把路家看得很要紧。他一心只为路欢喜报仇雪恨。他找到了黑衣人,便偷袭他。

            可惜路小飞武艺薄弱,岂能是黑衣人的对手。黑衣人冷冷一笑,道:“不自量力的家伙,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路小飞的心也冰冷,他手中的弯刀已在手,喝道:“施耐炎,今夜我便取你狗命来祭拜我爹,看招。”

            路小飞的弯刀已劈向施耐炎,施耐炎怒道:“是你爹要自取灭亡,关我何事?”他边说边避开路小飞的弯刀。

            路小飞见劈不着他,心里很是生气,弯刀一变,闪出隆隆刀声,躲在一旁的燕士郎见路小飞刀法变化无穷,始终碰不到施耐炎一丝一毫,甚是惊异。原来路小飞所学刀法,中看不中用,像是路街上卖艺耍猴的把戏,岂能杀得了人呢?

            施耐炎冷笑道:“花秀刀法岂能伤我,回家找个师傅好好学学吧,”施耐炎一跃而起,伸手在他胸前一抓,喝道:“起,”路小飞被他扔了出去,突见从路小飞身上掉出一块白玉,真面刻了一行字:“二玉滴画,”接着下面有个“紫”字。

            施耐炎拾起白玉,看得出奇,路小飞冷冷道:“还给我,它是我的东西。”路小飞的手已伸了出去,他觉得脚一麻,“哎呦”躺在地上,**挣扎爬起。

            施耐炎突见白玉背面写上两竖字:“滴血书画,以辨真知。”施未知其解,问其原由,喝道:“这是何意?”

            路小飞冷言冷语道:“还给我,他是我的。”

            “有本事就来抢,”施耐炎“哈哈”一笑。祝修武觉得好生奇怪,想道:“滴血书画,以辨真知。难道路小飞不是路欢喜的儿子?”

            突见燕士郎从墙角一跃而出,一个跟斗夺走施耐炎手中的白玉,在看背面:“滴血书画,以辨真知。”

            施耐炎吃了一惊,使出大力鹰爪功向燕士郎手中的白玉抓去,燕士郎一个转身,施耐炎抓了个空,燕士郎喝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施老头,后悔有期。”白玉已随燕士郎消失在黑夜之中。

            施耐炎好生生气,便追了出去,心里想道:“好不容易找到这块白玉,岂能容他抢走?”

            燕士郎见施耐炎追赶上来,大吃一惊,心里喝道:“他轻功如此了得,若不找机会甩掉他,后果不堪设想。”燕士郎往树林深出而去,施耐炎那里还能见他身影。

            突听河水哗哗之声,不知施耐炎追了多久,天也明亮,施耐炎任然在树林之中到处寻找燕士郎的下落,他沿着黄河边一直往前找去。

            西北年东来得特别找。天露寒冷,早已有雨夹雪纷纷而至,小屋房顶瓦片扎得嘎吱嘎吱作响。

            叶云送赵乘风离开茅屋屋到了黄河路,叶看赵跨江而过,心里安心许多,突听赵乘风大喝道:“兄弟,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有缘再见。”

            叶云喝道:“大哥,一路保重。”

            遥遥千里望,黄河尽头,背影已去,留下两行相思泪。以往相思兄弟情,不见人,只见情义二字甚是了得,今日又何须不是?

            叶挺滴血莲花剑,放在肩上,大踏步向茅房走去。突听背后传来脚步声,叶跃上树梢,察看四周,仍未见人影。心想:“难道是赵大哥又回来了么?”“哗哗”两声,一人从树林深出掠过,叶云一看,大喝一声,从树梢一跃而下,“站住,”叶云道。

            燕士郎转眼一见,喜出望外,喝道:“叶大哥,怎么是你?”

            “燕兄弟,为何在此。”

            燕士郎道:“大哥说来话,那黑衣人便是施耐炎,他一直在追杀我。”

            “哦!”叶云惊讶道:“燕兄弟随我来。”

            叶燕二人向茅屋走去,施耐炎被困在这林子里,只见雨雪霏霏,全身湿透,冷汗流淋。如今天已大亮,他找了几根干才,生火取暖,接着又向前追去。

            叶,燕来到屋内,总算暖和许多。燕士郎把昨晚的事一一道了出来,叶听后大吃一惊,伸手往怀里一摸,惊声失色,喝道:“兄弟,我也有同样的玉佩,不知在哪里弄丢。”

            燕士郎吃了一惊,喝道:“同样的玉佩么?上面刻写着些什么。”

            叶云笑道:“一条真龙,背面刻写两竖字,”叶云道:“玉龙传世,莫于争锋。”

            燕士郎取出玉佩,看着玉佩念道:“玉龙传世,莫于争锋。滴血书画,以辨真知,”紧接着道:“滴血书画,以辨真知。玉龙传世,莫于争锋。”燕士郎想道:“叶大哥的玉佩上刻了一条真龙,想必便是第一块,路小飞的便是第二快了。”

            燕士郎从怀中又掏出一模一样大的玉佩来,真面写道:“三玉合壁。”燕士郎又看一眼背面:“滴血千秋,厚德重生。”

            叶云从燕士郎手中取过玉佩,一见,念道:“玉龙传世,莫于争锋。滴血书画,以辨真知。滴血千秋,厚德重生。”

            燕士郎问道:“这三块玉佩是何好意?”

            叶云思量道:“我想这三块玉佩与一幅书画有关,”紧接着道:“那幅画会在谁的手里?”

            燕士郎吃了一惊道:“大哥你是说一幅无图无文的画么?”

            “兄弟你也知道这副画?”

            “我曾听家父说,只有找到一个姓紫的人,便可知道画的所在。”

            叶云嘴里念叨道:“姓紫,有一个姓么?”

            “有,我听家父说,姓这个紫的人如今江湖上的人少之又少,不过我也猜出一个人他姓紫,”燕士郎道。

            叶云喝道:“你说的便是路小飞?”

            窗外一闪,黑影一笑,施耐炎似乎听到他们说的后半的话来,笑道:“臭小子,赶快给我滚出来。”

            燕士郎大吃一惊,喝道:“他还是追来了。”

            叶云笑道:“兄弟莫怕,我来吓吓他,你好生在此喝酒便是。”

            燕士郎吃了一惊,心道:“叶大哥又有什么计谋吓走施耐炎?”

            突见叶云往外摘下一片青叶,名叫万叶青,寒冬腊月任然青枝绿叶,从未有败色之痒。叶云把青叶缓缓放在嘴边,轻轻一吹,叶声千里动,唤梦牵魂鸟;只需一片叶,怯从心中起。

            树丛鸟惊,树枝摆摇折断,雨雪霏霏而动,胆寒心里怯怕,脸上失色。施耐炎不敢上前,连连后退,念叨道:“以叶之声胆寒,风雪难忍交加;鸟雀闻知惊飞,万物岂能不叹。何况人也!”施耐炎心道:“此人武艺高强,我岂能不走,罢了。”施耐炎转身离去,突听后面传来声音道:“尔吵清晨梦,定可杀之,念我退出江湖多年,饶你小命,快快离去,否则我叶声鸣起,定可要你小命。”

            人不见踪影,燕飞身出门探望,赞口不绝。

            燕问叶原由,叶回道:“三国孔明一支音,坐叹空城计,孔明先生乃知司马懿知他心也。”

            燕士郎又问叶云道:“大哥为何知道施耐炎心思呢?”

            叶云笑道:“施耐炎乃秋洪瑾一名手下,此人多年跟随秋洪瑾,虽有几分狡猾,但心里胆小,从未走险。”

            “所以大哥便吹一小曲,鸟惊飞而叫,吓走了施耐炎。”

            叶云笑道:“你说的没错,不过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

            两人从茅屋走出,雨雪纷纷扬扬下得更大,眼前早已睁不开眼来。好在头上戴斗篷,身子骨头硬朗些。

            黄沙镇上的棺材铺里似乎又多了几口棺材,一口甚是宽大,上了油漆。好在紫金城想得周到,把这口棺材送给了一位先生,那便是施耐炎。

            施耐炎看着这口棺材,有些发笑,喝道:“这是为何?”

            突见屋里走出一名女子,吕三娘的身材还是那么纤细温柔,她的脚早已走近了施耐炎,对施耐炎道:“你虽是我主子,但主公他吩咐了,念你跟随他多年,特叫我找紫金城为你买一口上好的棺材,等你办完此事后,不管成还是不成,你都要拿到那副无图无字的画,回去给主公一个交代。”

            “主公要我做什么?”

            “血洗路家庄!”

            施耐炎一听,全身毛骨悚然,身不自在,在冰雪里走来走去,忽然想起在黄河边上听道的话,想道:“想必那姓紫的人便是路小飞,那紫金城又是谁。”紧接着想道:“那块白玉,怎会在他手上。”

            吕三娘见他魂不守舍,道:“你敢违抗主公的命令?”

            “不敢,只是我不明白,主公为何要血洗路家庄,”施耐炎问道。

            吕三娘冷笑,心道:“我让你记得一事,现在我要还给你的一份礼物,不仅要你死,还要主公知道他用你是错的。”

            紫金城道:“主公早说了,要怪就怪杀暴露了身份,还有你分享了主公的权力。”

            施耐炎“哈哈”一笑,心道:“我钏平路家庄拿到画后再回去找主公说个明白,让他知道我施耐炎的本领。”

            突听吕三娘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三天后有一个人将替代你所有主公交给你的职务,你办完事后就永远离开江湖,若你执意不听,这口棺材便是主公赏给你做下半辈子的礼物,我话已带到,结局就得拜托你了,我的好主人。”

            施耐炎看着吕三娘,紫金城的背影在风雪之中消失,他一步一步开始谋划起来。

            叶云,燕士郎已到黄沙镇酒铺,叶云觉得少了点什么,店老板不见,只有店小二为他们端上酒,牛肉,和几个配菜。

            叶云每次来他都坐在同一个位置,他的眼睛看着酒铺外路过的行人,便大口大口喝酒,吃肉。

            叶,燕二人喝完酒,吃完肉。突听燕士郎道:“大哥,我把这白玉归还给路小飞,你看如何?”

            叶云笑道:“兄弟说得没错,居然路小飞也有这块白玉,就该归他,我想说不定我们三家祖先是世交?把它还给他便是!”

            燕士郎笑道:“大哥,那我先走一步了。”

            “好,兄弟路上小心,”叶云道。

            燕士郎已出酒铺,迎面而来的吕三娘,紫金城走进酒铺,看着叶云一人提葫芦酒壶喝酒,吕三娘道:“叶大侠,真巧,今日为何有此雅兴来店里喝酒。”

            叶云“哈哈”一笑,道:“吕三娘,这酒铺是你开的么?敢如此说话。”

            吕三娘笑道:“叶大侠不是探花一笑么?这么这酒铺是谁开的都不知道?”

            紫金城心道:“原来他就是探花一笑叶云,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他。”

            突听叶云道:“我探花一笑早已在此恭候你多时,想请教你这店老板为何今日不在酒铺?”

            吕三娘冷冷一笑道:“因为他知道你今日要来这里喝酒。”

            叶云一惊,脸色一变,真是探花一笑已风流,唉打一拳甚难受,真龙白玉已得知,探花一笑又如何?

            小说《妙世江湖行》 第十集 真龙白玉现江湖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神仙妖精小说
            2. 古代小说
            3. 架空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