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万相八荒

            更新时间:2019-07-23 14:55:06

            万相八荒 已完结

            万相八荒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逆擎横天分类:武侠主角:苏九笙陆欣颜

            小说主人公是苏九笙陆欣颜的小说是《万相八荒》,它的作者是逆擎横天创作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万岁千秋几风雨, 相闻尘世多苍茫。 八方明照登盛景, 荒楚飞烟龙音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欣颜一哆嗦,乍然惊醒。

            昨晚跟苏九笙两人轮流守夜,不知道怎的就靠在椅子上模模糊糊就睡着了。陆欣颜低头看了眼,还好,刀还在自己怀里抱着,门窗上绷着的砂线都未有触动的迹象。

            陆欣颜起身活动活动的筋骨,一脚踹醒了还趴在桌子上打呼噜的苏九笙,“喂,起来了。”

            苏九笙被陆欣颜这么一踹一个机灵,猛的就从凳子上弹了起来,‘噌’的一下就蹿上了桌,大呼道:“小贼哪里跑!”

            陆欣颜瞪了苏九笙一眼,“你搞啥玩意儿,你自己不就是贼么?赶紧收拾收拾,我听下面有些响动,下去看看,估摸着城门快开了,赶紧走。”

            收拾得当,二人一前一后的下了楼。而眼前的景象确着实让二人吃惊不小。

            “嚯,这是在唱哪出啊?”苏九笙看着这满满一堂子的人说道。

            陆欣颜走在苏九笙后下楼,看着昨天还人影了然的客栈,现在已是人声鼎沸也是微微的一愣。

            好不容易找了处空座儿,陆欣颜托着下巴皱着眉,四处打量。

            苏九笙见陆欣颜这幅表情,打趣的问道:“怎的,你又有啥发现啊?”

            “你这话什么意思?”陆欣颜回头看向苏九笙。

            “根据我这么多天的经验来看,只要你露出这样的表情那说明你定然是发现了什么。快说你发现了啥,需要跑路的话,我先准备一下哈!”

            “跑跑跑,你就知道个跑。除了跑你还会点儿啥?”陆欣颜白了眼苏九笙,而苏九笙则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不跑还能干嘛,在这儿愣着?等着敖天来活捉我俩?”

            陆欣颜正认真的偷听着隔壁桌的谈话,没功夫再继续搭理苏九笙。

            客栈上下都笼罩在一种奇怪的气氛中,听周围人的谈话间的意思,似乎都是急着出城的。突然有这么多人都在这儿焦急的等着开城门,这在陆欣颜的潜意识中是一种隐隐的不祥的感觉。

            “真巧,陆神医您也在这儿。”正想着,一温雅男声突然从身后传来。

            陆欣颜正听着临桌的谈话到关键部分被突然打断,心中的不悦都写在了脸上,但隐约又觉得这声音有几分耳熟,回头一看,陆欣颜愣了,就这上下的打扮,不正是那日跟自己在贺仙楼撞了个正着的人么?

            “在下寒画影,之前与陆兄有过一面之缘,不知陆兄可否还记得?”这玉色锦服公子抱拳行礼说道。

            “寒公子这般的青年才俊,这么短时间想让人忘记,恐怕也是件难事,寒公子请坐。”陆欣颜比了个请的手势,待寒华影坐下后陆欣颜继而问道:“不知寒公子怎识得陆某?”,寒画影莞尔一笑“陆神医,盛名在外,寒某怎敢不识?那日怪我愚钝,开始未认出是陆神医,后来反应过来时,您已不见了踪影,今日能在这儿又遇见,多少也算是缘份。”

            “这种小事,寒公子不必放在心上,陆某有一问题正好想向寒公子打听打听。”陆欣颜淡淡一笑说道。

            “陆神医但问无妨。”

            陆欣颜问道:“如果陆某所料无误,寒公子本应该住在贺仙楼,怎么这么早却跑到这小小的一方客栈来了?”

            寒画影摆了摆手,叹息着答道:“看来陆神医还有所不知,贺仙楼昨夜被人连夜血洗,上上下下能死的都死了,那贺仙楼活脱脱的成了座血楼。要不是我昨夜独自一人在后花园赏月观花,听着了异样就顺着墙根翻了出来,恐怕此时早就成了那枉死的刀下鬼了,各路各派现在正可谓人心惶惶,都盼着早些离开炎都呐。”

            陆欣颜和苏九笙问听此言都是大惊失色,一时语失。

            二人万万没想到高手云集的贺仙楼竟然在一夜之间被杀了个鸡犬不留,若非昨日早些时候就离开了,恐怕现在早已死去多时了。

            陆欣颜内心又是惊愕又是感叹,片刻后才回过神儿来,追问道:“寒公子可知是何人所为?”

            寒画影张了张嘴正欲回答,却见小二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进来,边跑边嚷嚷道:“掌柜的掌柜的,城……城门开了!”小二的话音刚落就已有人蹿出了门,眨眼就没了影儿。

            听闻开城门了三人都起身欲走,陆欣颜双手抱拳说道:“不知寒兄出了城往何处去?如若同路还想麻烦寒兄再细说些昨夜贺仙楼的事儿。”

            “陆神医客气了,我本是要到白鹿岭去收些药材,虽说这只有一天的路程也是官道,但有人同行总比只身一人的好。”寒画影答道。

            “那这样甚好,我们也正好到白鹿岭渡口改走水路,这一天的路程我们正好可以同路而行。”陆欣颜急切的想知道昨夜贺仙楼到底发生了什么,见寒画影这样说三人是一拍即合,事不宜迟,当即上路。

            而于此同时,还沉醉在百花芬芳的赤瓦宫墙之内……

            辰时将过,沧宁宫的侍卫首领王凡正急急忙忙的往净心亭处走。

            净心亭就在沧宁宫西北角一处寂静小院中,转过一片苍竹林就是。

            王凡见左辛的随身护卫权朗正守在月门外,上前一行礼道:“权护卫,太子殿下可在净心亭?”

            权朗上下打量了王凡一眼道:“殿下正在净心亭修习,王首领有什么事儿吗?”

            “王某有急事儿向殿下禀报,权护卫能否帮在下通报一声?”

            “你在这儿等会儿,我这就帮你去问。”权朗说道,转身向院中走去。

            不待片刻,权朗回来了,招呼王凡道:“你进去吧,殿下就在亭中。”

            净心亭下水流潺潺,鱼虾成群,亭中一着便服的白净弱冠少年正坐在案前手中持着本古卷。

            王凡放轻了步伐走进了亭中,刚欲跪下行礼,却见左辛摆了摆手说道:“不必了,王首领这么急着找我,何事之有啊?”

            “回禀殿下,昨夜贺仙楼被人连夜血洗,没留一个活口。”王首领回答道。

            “什么?你说的可是真的?”闻听此言,左辛厉声问道。

            “殿下,此事千真万确,我们安插在贺仙楼的人没有一个回来了的,而且今早上朝时李大人也是提及了此事。”

            “然后呢,父皇怎么说?理司府派的谁来负责此案?”左辛问道。

            “殿下,这……”王凡有些踌躇。

            “这什么这,难道理司府还没有派人去么?”看到左辛已有些不悦,王凡暗自打了个哆嗦,不知该怎么说好,一旁的权朗见状忙上来打圆场道:“不知殿下可否注意到,昨夜便是赤月之夜……”

            “是有怎样?这与这案子有何干系?”左辛不悦道,权朗微微一笑继而道:“殿下有所不知,这赤月案历来是由万侯府直接侦办,其他人不得插手。”

            “什么赤月案?这分明是起凶案干他万侯府何事?”

            “殿下莫急”权朗说道:“据说每隔三十年,时逢百花节赤月当空,就会有血案发生,手法相同,凶残至极,当年先祖尊循神谕将这系列案件交于神都宫由大祭司处置,若无御令其他人等不得干预,此令颁布后延续至今,代代遵循,从未间断过,所以昨晚的事儿自然应由万侯府来处理。”

            权朗话毕就听左辛冷笑一声道:“荒唐!每隔三十年一次的凶案?手法相同?这都过了几百年了,难道这犯案的凶手能活几百年不成!这一派胡言你们也信?”

            左辛已是面带愠色的盯着二人道:“凶案不找理司府而去找神都宫?可笑至极,这朝野群臣就没人出来管管?”

            “殿下,这事儿……”

            左辛见王凡一副萎缩模样,叹了口气道:“罢了!这些个老臣个个胆小怕事,他们不管我来管,王凡……”

            “臣在。”

            “我父皇现在于何处?一旨御令而已,人命关天的事儿,我这就找他讨去。”左辛说道。

            王凡闻言,忙阻拦道:“殿下,万万使不得!陛下现在正和瑾宣王在御花园赏花,殿下若为了此事去恐怕又会惹得陛下不悦啊,况且……”

            左辛皱了皱眉,“况且什么?”

            王凡犹豫片刻后说道:“殿下曾就因大祭司之事同陛下闹的不快,而陛下对涉及神都宫的事儿从来都是遵循神谕说一不二,再说今又逢瑾宣王入宫,可谓处处都对殿下不利,现在去找陛下,就算本是件好事儿也难讨得陛下欢心,更何况是关系到神都宫的赤月案了。”

            左辛听得左焱现在在宫中,本就不好的脸色又是一黑,权朗见左辛不言,知道定是因瑾宣王,便悄声道:“殿下,王首领所言在理,殿下可要三思啊!”

            左辛不言,片刻后才冷冷的说到:“比起我乌月国之江山,百姓之社稷,我这点儿又算得了什么?权朗你现在就出宫去打听打听昨晚贺仙楼的事儿,父王那儿我自己去就好。”话毕,左辛毫不理会权朗和王凡的劝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净心亭。

            左辛走后,权朗长叹了口气道:“太子殿下虽是聪慧,但始终与瑾宣王不合,这若到了日后无疑是个祸患啊……”

            王凡听得权朗这样说也是连连摇首,叹气道:“权护卫所言即是啊,瑾宣王本是锦妃之子,本就是天资聪慧,文武双全,有勇有谋,幼时就倍受陛下宠爱,后来锦妃死后,陛下悲恸之余更是愧疚万分,而随着年岁增长瑾宣王更是有胆识,识大体,虽年纪轻轻,但却能在南疆屡立奇功,不输陛下当年,再看那眉眼,又颇有几分锦妃的味道,陛下难免睹人思怀,更是对其集万千宠幸于其一身啊。”

            “是啊,照这样看来,太子殿下在陛下面前仅仅是好过照晴公主罢了。”权朗说道。

            “唉,说起这照晴公主虽为公主,但也是命苦啊,若不是锦妃当年为了生她而死,现在也不至于遭得陛下和瑾宣王这般的冷眼。”王凡说道,权朗赞同的点了点头,“的确如此,但若再任由太子殿下这样,与自己兄长不和就罢了,还总是抓着神都宫不放,照这样下去,迟早都会落得个同照晴公主相同的下场啊,那时候只可惜了他那一腔抱负了……”

            两人说到这儿都是纷纷摇头。

            权朗长嘘了口气道:“罢了,我这就出宫去打听打听,但我走之前还有一事麻烦王首领……”

            王凡闻言道:“权护卫请讲便是,我王凡守护殿下这么多年,只要为了殿下赴汤蹈火也再所不辞。”

            权朗微微一笑,“好啊,若殿下身边能再多些像王首领这样的人该多好啊!”说着权朗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小说《万相八荒》 第七章 东风几度识画影 满城风雨降朱墙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女强小说
            2. 虐恋情深小说
            3. 神仙妖精小说
            4. 青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