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 > 小说库 > 官场 > 权力之门

            更新时间:2019-08-12 14:16:36

            权力之门 连载中

            权力之门

            来源:追书云作者:尚必分类:官场主角:徐浩东姚亦可

            完结小说《权力之门》由尚必最新写的一本官场类型的小说,主角徐浩东姚亦可,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智慧可以决定一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波未平一波起。回云岭的路上,徐浩东心情郁闷,不管怎么说,云岭市的丑闻名扬天下,他这个市委书记不想“沾光

            ”都不行。顾青平虽然只是个副市长,但他死在国际航班上,造成的恶劣影响超过了那三任落马书记。

            开车的李勤军却挺高兴,摇头晃脑的,还吹起了“我们的明天比蜜甜”的口哨。

            徐浩东没好气地说:“什么意思?毕竟是死人了,你小子有什么好幸灾乐祸的。”

            李勤军嘿嘿一笑,“我是替你高兴,我知道,你心里高兴,但你是市委书记,你心里高兴也得装着不高兴。”

            “哦,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

            “差不多,咱俩从小在一起混,我还看不出你的心思么。”李勤军得意地说:“你要想把这个市委书记当好当得稳当,需要对付的不是象

            顾青平那样的贪官,那是纪检部门和上级的工作,顾青平分管交通和城建工作,盘口镇出事他必定跟着出事,是死是活对你没有一点影响,更

            何况你还没正式上任呢。但那个眼睛长在额头上的林建峰市长就不一样了,这家伙有能力有魄力,年龄只比你大两三岁,要命的是他靠山过硬

            ,你真正要对付的是他。”

            “哟,还头头是道嘛.”

            “浩东,听说林建峰市长这次出国招商,既没经市常委会通过,也没跟海州市委打招呼,本身就犯了大错误。现在居然带了个死人回来,

            那他的错误就更大了,他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所以这顾青平不管是怎么死的,都是政治上对林建峰市长的严重打击,林建峰市长政治

            上失分,你徐浩东政治上就能得分,我说徐书记,这分析还过得去吧?”

            徐浩东瞅着李勤军,伸手将他叼在嘴边的香烟拿下,狠狠地扔到了车外,“李勤军,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当特警大队副大队长太委屈

            了,我看你应该去当政法委书记,起码也能当个局长或一个政委。”

            “哈哈,那我倒不敢当,但把代理大队长的代理二字去掉,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徐浩东也笑了,“你不是很有政治头脑么,你有一个当市委书记的哥们,只要在你们局长面前稍稍表示一下,去掉代理二字肯定是分分钟

            的事。”

            李勤军笑得更响了,“浩东,还真让你给说着了,昨天我们局长找我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郑重地表示要解决我的代理问题。”

            徐浩东却很快收起了笑容,心里不禁感叹,权力的边际效应是如此的有用。他徐浩东不得志时,他的发小李勤军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打压,

            堂堂的副团级中校,转业后只能委屈于市公安局特警大队。现在不同往日,不用徐浩东开口或暗示,李勤军就能跟着水涨船高。

            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徐浩东心想,这三年他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疼。可一旦时来运转,东山再起,手握重权,就有了呼风唤雨的能力。权

            力就是一种催化剂,自己无官无职时眼明心清,如今有了权力,心里就有邪念冒出,连李勤军都看出来了,揭盘口镇的盖子不是目的而是手段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就是要拿盘口镇做大章。只是这大章做得太大,把顾青平做死了,也把林建峰牢牢地装进去了。

            “勤军,你去向你们局长请个假出趟差,就说是我的意思吧。你带上两个人去省城守着,顾青平的尸体现在在省城机场,暂由省城机场公

            安局保管,下一步应该会交给省公安厅。你的任务是搞清顾青平的死因,自杀还是他杀,拿个过硬的结论给我。”

            打发走李勤军后,徐浩东自己直接回到了家。

            钱真是万能,又加上许云洁的折腾,家已彻底的旧貌换了新颜。

            许云洁硬拉着徐浩东在沙发上坐下,拿起摇控器打开了对面墙上的大彩电,然后咯咯地笑起来。

            电视里竟然出现了女儿徐小雪和儿子徐小东。

            “爸,五一劳动节快乐。”

            徐浩东恍然大悟,既而哭笑不得,小姨子故伎重施,再一次把他的新家置于她的监控之下。

            “小雪,小东,最近学习怎么样啊?”

            儿子调皮地喊,“爸,我们的学习不归你管。”

            徐浩东自嘲地笑了,“噢,我越位了。”担心岳父岳母就在旁边看着现场直播,他可不敢瞎说。

            女儿比儿子懂事多了,“爸,我们马上要去上外语补习班了,我和小东就是想问一下,一个月以后就是暑假,你让不让我们去你那里。”

            想了想,徐浩东说:“小雪,爸刚刚恢复工作,这边的情况也比较复杂,今年的暑假就不要过来了,等你们放假以后,我让你们小姨送你

            们去爷爷奶奶那里。”

            儿子喊,“爸,我想你。”

            女儿喊,“爸,你要注意身体呀。”

            徐浩东的眼睛有些湿润,只点头,不说话,本质上他是内敛的人,在女儿和儿子面前更能克制自己。

            更何况这时传来了敲门声,徐浩东拿过摇控器关掉了电视。

            只有敲门声,不见敲门人,但防盗门上塞着一封信,信封上一个字都没有。

            许云洁见怪不怪,“姐夫,这是今天收到的第五十三封匿名信,我都给放到你房间里去了。”

            徐浩东哼了一声,“你不是装了监控吗。”

            “咯咯,为了你的安全嘛。”许云洁说:“不过,非常奇怪的是,这些匿名信居然是同一个人送来的,我分析他是受雇于人。”

            许云洁拿着摇控器再次打开了电视。

            电视画面显示的正是徐浩东家的门前,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乞丐,蓬头垢面,破衣旧鞋,东张西望,鬼鬼祟崇,从怀里摸出一封信,塞到防

            盗门上,飞快的逃了开去。

            徐浩东笑了。

            “姐夫,你认识他?”

            “呵呵,他是这一带的大名人,自称知名度仅次于我,江湖人称小时迁龙在天。”

            “哟,龙在天,好名字呀。”

            徐浩东说:“他就住在那边的棚户区里,也是老军工的后代,他爷爷是个车工,还是我父亲的师傅,去世多年了,他两岁那年父亲因公殉

            职,四岁时母亲扔下他出了国,家里就剩奶奶和他相依为命。这小子读书不行,脑瓜子却很聪明,这几年结识了社会上的小混混,十岁时就沾

            上了偷鸡摸狗的毛病,派出所逮过他几次,但年纪小又没啥大事,派出所也拿他没办法,我以前在这里的时候,可没少教训他。”

            说着,徐浩东起身,要出门的样子。

            许云洁急忙拽住徐浩东,“姐夫,人家还是个孩子,又是帮别人办事,你犯不着找他的麻烦。”

            徐浩东瞪了许云洁一眼,“败家娘们,只知道花钱不知道做饭,你不想吃晚饭就在家待着吧。”

            许云洁急忙跟上,陪着徐浩东出门。

            八一路上有一家一八网吧,徐浩东很容易就在这里找到龙在天,这小子正蹲在椅子上,头戴耳机,嘴叼香烟,面对电脑,游戏正酣,嘴里

            念念有词,电脑旁还有几个快速面的空盒子。

            徐浩东伸手在龙在天的肩上拍了一下。

            “去去,别打扰我,我下班了,有事明天找我,如果是给徐老三送信,明天涨价,涨价啊。”

            徐浩东又好气又好笑,伸出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在龙在天的后脑勺上弹了一下。

            “谁,他娘的不想活了?”龙在天怒而回头,看到是徐浩东,脸上立马堆满笑容,“徐,徐老三,不对,徐老大,嘿嘿,徐叔,徐书记。

            “跟我走。”徐浩东伸手刮掉了龙在天嘴上的香烟。

            “徐叔,请稍等片刻。”龙在天央求道,“正在关键时刻,正在关键时刻呢。”

            徐浩东俯身拨掉了网线。

            “唉,民不能与官斗啊。”龙在天只好起身,乖乖地跟着徐浩东走。

            出了网吧,龙在天注意到了许云洁,“美女,怎么称呼?”

            许云洁终于笑出声来,“咯咯小朋友你好,我叫许云洁,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小时迁龙在天吧。”

            “美女,我十五岁半,不是小朋友了。”龙在天歪着脑袋,俩眼珠子转了几下,“许云雪,许云洁,噢,我想起来了,你是小雪和小东的

            的小姨。”

            “聪明。”许云洁笑着赞了一声。

            龙在天紧迈几步,看看徐浩东,又瞅瞅许云洁,坏坏地笑了起来,“徐叔,你行啊,我真是佩服死你了。”

            “臭小子,你几个意思?”徐浩东一时没明白过来。

            “你们,你们是这个呗。”龙在天双手举起,两个大拇指碰在一起,“徐叔,你东山再起,你美女陪伴,双喜临门,可喜可贺啊。”

            许云洁笑得腰都弯了。

            八一路紧挨着美食街,正是黄昏时分,美食街热热闹闹,路边一溜的小摊小店。

            龙在天抢着在龙虾摊坐下,可徐浩东继续往前走,进了一家小面馆。龙在天嘀咕了一声,“抠门,徐老抠。”跟着也进了面馆。

            一人一碗炸酱面,徐浩东吃得香,许云洁图新鲜,龙在天只得跟着吃,徐浩东以前花样百出的整他,他心有余悸,不敢造次。

            吃饱了,徐浩东搁下筷子抹抹嘴,瞅着龙在天说:“小龙,说说吧,你今天都干了些什么。”

            小说《权力之门》 第0013章小时迁龙在天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冤家小说
            3. 古言小说
            4. 娱乐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