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 > 小说库 > 职场 > 登天梯

            更新时间:2019-08-15 15:37:42

            登天梯 已完结

            登天梯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烟斗老哥分类:职场主角:方志诚赵清雅

            方志诚赵清雅是小说名字叫《登天梯》里面的主角,作者是烟斗老哥,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人生路漫漫,随时要注意脚尖朝向,一步之差,往往会有地狱与天堂之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玉湖酒楼总经理办公室内,孤男寡女独处。

            见方志诚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赵清雅面颊腾起两抹绯红,笑道:“我脸上有东西吗?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方志诚叹气道:“原来我不相信武侠小说里那些高手飞檐走壁,但今天看了雅姐的身手,突然发现自己以前眼光太狭隘。”

            方志诚对赵清雅充满了好奇,赵清雅身上的神秘感更浓郁了,让他情不自禁地想深入地了解赵清雅。

            赵清雅伸出玉葱般的手指,在方志诚脑门上弹了一下,没好气道:“呆子,飞檐走壁,那太夸张了。不过武术练到一定的境界,三五六个人无法近身,那还是可以做到的。”

            方志诚摸了摸脑门,嘻嘻笑道:“雅姐,要不,你收我为徒吧,教我几招防身术如何?”

            赵清雅微微一怔,旋即摇头,道:“你过了练武最好的时间,不过,有空我可以教你几手擒拿格斗术,对付一般的小毛贼还是很有用的。”

            方志诚拍着胸脯,得意道:“名师出高徒,雅姐,你这么厉害,教出来的徒弟,肯定也不会差。”

            赵清雅笑而不语,突然脸色微变,因为发现方志诚手臂处,竟然有一道大口子,渗出血丝,紧张问道:“你受伤了?”

            方志诚瞄了一眼,无所谓地挠头道:“是有点**辣的疼,现在才发现呢。”

            “你真呆!”赵清雅没好气地骂道,转身从办公桌后面的柜子里取出急救箱,从里面拿出了纱布、棉签、药水。

            方志诚瞧出赵清雅是真心实意地关心自己,感动地说道:“流了一点血而已,已经结痂了,不用担心。”

            赵清雅秀美拧成一团,轻声命令道:“把外衣脱了!”

            “啊?”

            赵清雅笑:“怎么了?小男生,很腼腆嘛?”

            “脱就脱!”方志诚盯着赵清雅**辣的目光,还是把衬衣给脱了。

            大学时代,方志诚经常参加体育运动,尤其喜欢游泳,所以练了一身精瘦的肌肉,八块腹肌十分明显,配上一米八五的身高,走在大街上,经常被认为是模特或明星。

            “臭小子,身材不错!”赵清雅心里暗想,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见方志诚嘴角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她干咳两声,掩饰尴尬,取了棉签,先帮方志诚清洗伤口,然后又上药。

            手臂处传来清凉的感觉,犹如一阵清风拂过,酥酥麻麻,让他没有感到任何痛苦,反而有一种淡淡的爽感。

            赵清雅忙碌的身影很好看,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衣襟处有漂亮的蕾丝花边,羊脂白玉般的玉臂露了半截在外面,柔嫩的香肩轻轻颤抖;下半身是一条及膝的中裙,裙下为肉色的**,看起来成熟风韵……

            方志诚侧过脸,从赵清雅的领口望下去,只见那大片雪白如腻滑的凝脂,忍不住下意识吞了一口口水。

            “咝……”

            方志诚被一阵痛感给惊醒,抬头看了一眼赵清雅,只见她美眸流转,似笑非笑。

            方志诚轻声抱怨道:“雅姐,你弄疼我了!”

            赵清雅瞧出方志诚的眼神不老实,上药时故意用了力气,她轻啐道:“呆子,谁让你瞎看的?”

            方志诚胡扯道:“哪有?我是正人君子,甚至非礼勿视的道理。不过,雅姐,你这么漂亮,拥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貌,惹人欣赏几眼,这也在情理之中。”

            赵清雅扬起下巴,轻声抱怨道:“真会狡辩!嘴巴这么甜,肯定骗了不少小姑娘吧?”

            言毕,她嘴角扬起了弧度,蹲下身子,移到方志诚的身侧,凝眉给方志诚涂抹最后一层药膏。

            方志诚伸出两根手指,立于耳侧,道:“我发誓,刚才没说假话,还有,我从来不骗人,更不骗小姑娘,所以现在还没女朋友!”

            “一周之内,伤口不能碰水,等会你带点伤药回去,每天早晚各换一次,不会留疤留斑……”赵清雅念叨道,她听见方志诚没有女朋友,不知为何心中一宽。

            方志诚油嘴滑舌地笑道:“好麻烦啊,要不,每天我来雅姐你这换药如何?”

            赵清雅伸出手指,又在方志诚的脑门上弹了一下,“想得美!”

            方志诚唉声叹气道:“我就知道,自己没那个好命!”

            赵清雅笑着嗔骂道:“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之所以今天为你上药,是因为你刚才表现得不错。若是你以后再做了什么,让我感动的事情,我倒是可以考虑,再多给你点奖励。”

            赵清雅话音刚落,脸色涨红,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失言了。

            自己与方志诚才见过几次面而已,却说出了这么暧昧的话,与她平常的风格完全不一样。赵清雅意识到,自己把方志诚当成他了,所以情不自禁地与方志诚斗嘴,而且还乐在其中。

            方志诚见赵清雅失神,突然打了个响指,从身侧取过皮包,从里面翻出一个漂亮的盒子,推到她的身前,笑道:“差点忘记了,雅姐,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祝你生日快乐!”

            赵清雅瞳孔放大,闪过惊喜之色,打开礼品盒,取出金色胸针,在手中把玩一番,轻声道:“很漂亮,谢谢你。”

            言毕,她俯下身,突然在方志诚的左颊轻轻地啄了一下。

            呃……方志诚呆滞了,他感受到了赵清雅嘴唇的柔软,冰凉,湿润,灵魂瞬间飘到九霄云外。

            赵清雅轻轻地踢了方志诚一脚,轻声笑道:“呆子,我很喜欢你给我的礼物,这是姐给你的奖励!”

            ……

            翌日,方志诚还在做春梦,被电话**给惊醒,又是程斌打来的。

            程斌哈哈大笑,嘚瑟道:“真是天助我也,丁广义被抓进去了!我程爷明天就可以回银州了。”

            方志诚揉了揉眼,暗忖程斌怎么消息这么灵通,昨晚发生的事情,今天一早便知道了,他警惕道:“你不会还跟他的五姨太,牵扯不清吧?”

            程斌干咳一声,敷衍道:“那女人总是缠着我,我也没办法,作为一个男人,总不能太绝情吧,毕竟我也把她害得挺惨!丁广义原本包养她,她可以过得很好,被丁广义发现之后,没有经济来源,生活水平直线下降……”

            方志诚冷笑道:“你倒是会替别人着想,玉茗嫂子呢?她就不惨吗?”

            程斌沉默片刻,叹道:“诚少。我知道对不起玉茗,不过我就这个性格,改了这么多年,总是改不了……不过,这次给我一个深刻的教训,等回到银州,我肯定洗心革面,不再胡搞了……”

            方志诚哪里相信他的鬼话,苦笑道:“丁广义昨晚在玉湖酒楼闹事,的确被抓进去了。你赶紧回来吧,不要让玉茗嫂子太担心。”

            程斌“嗯”了一声,低声道:“我也想回来呢,不过路费不够……要不,你再支援我一点?”

            方志诚愕然无语一阵,实话实说道:“银行卡里还有一千块钱,再要就没有了。”

            程斌惋惜道:“那就一千吧,等发工资了,一起还给你。”

            ……

            上班之前,方志诚先找了一个自动存款机,给程斌汇了一千块钱,随后一回到办公室,便开始打扫卫生。

            八点半,宋文迪准时走入办公室,方志诚抱着材料,跟着走进去,站在一旁,与宋文迪汇报今日行程。宋文迪带着黑框眼镜,默默地审批文件,等方志诚说完之后,宋文迪放下了手中的钢笔,轻声道:“下午去玉湖生态区参加三期奠基仪式的行程取消,你等下给强东同志打电话,让他准备三点多,组织召开书记碰头会。”

            方志诚用笔在本子上认真记录下来,见宋文迪又开始批阅文件,便起身出门,然后给秘书长刘强东打了个电话。

            从刘强东的反应,能瞧出他很讶异,因为宋文迪此举,打乱了整个市委办的部署,让他陷入难堪之地。

            玉湖生态区一直是市长夏翔主抓的重点项目,从1999年开始筹建,目前三期工程开始启动。但三期工程项目款超出预计,使得政府财政压力很大,宋文迪突然决定不参加奠基仪式,然后要求召集书记碰头会,信号很强烈,以此表达反对之意。

            书记碰头会一旦召开,夏翔自然也要参加,那样便不能出席奠基仪式,因此仪式上出席的领导级别会大幅度下降,这寓意着银州市委对玉湖生态区的建设的关注度将开始弱化。

            这是宋文迪的高明之处,他轻松地利用书记碰头会,便给夏翔施加不小的压力,以此来慢慢渗透,将自己的触手探入政府工作。

            方志诚想清楚个中缘由,刘强东匆匆踏入办公室。未等方志诚通报,刘强东便强行推门而入。市委秘书长看似为整个市委服务,其实归根到底,是为市委书记服务,刘强东其实是宋文迪的大管家,帮助宋文迪打理好整个市委大院。但宋文迪事先不通气,便打乱刘强东的工作安排,这让他心情难免不佳。

            方志诚端了一杯茶进去,放到刘强东的手边,只见他面色阴郁,对自己保持无视的态度。

            十来分钟之后,刘强东气哼哼地走出办公室,又未与方志诚打招呼。

            方志诚敲了两下门,进去把茶杯收拾掉,宋文迪突然喊住方志诚,轻声道:“以后任何人进入这个办公室,都要由你事先通报。”

            方志诚点头,又解释道:“刚才想拦住秘书长,不过他动作太快,没有拦住!”

            宋文迪不动声色,目光如刀子在方志诚脸上逡巡,“他这是在示威,你出其不意地给他打电话,说改变行程,他自然也要打你个出其不意。小方,以后工作还是得多长一个心眼才行。”

            出了办公室,方志诚咀嚼宋文迪的话语,很快恍然大悟,刘强东方才与宋文迪交涉,目的并不是与宋文迪争执,而是想给自己一个教训。

            刘强东在暗中敲打方志诚,也是在暗示他,以后宋文迪此处有动静,要先稳住宋文迪,为自己留有余地,而不是直接传达旨意。

            刘强东在强调自己的权威,方志诚的领导,不仅仅是宋文迪,还有他刘强东。

            仕途之路,并非那么简单,动静之间,每个细节,都要深思三巡,才能谋定而后动。

            刘强东没法对付宋文迪,但对付方志诚,还是轻而易举。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宫廷小说
            3. 民国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