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追时光而来

            更新时间:2019-08-17 12:01:10

            我追时光而来 连载中

            我追时光而来

            来源:酷炫书城作者:四月厚声分类:言情主角:祁亦安时光

            《我追时光而来》是作者四月厚声最近创作的现言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我追时光而来》精彩节选:又见时光,从此世世轮回,每一世都只为他而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上的时候,米熙并没有回她家,她和蔡姨一起在厨房里忙碌着晚饭。时正东虽然是一家之主,但是他平时很少回家,这倒不全是工作的原因。就这点而言,他的二儿子时光跟他一样。

            做饭的中途,时明来了厨房一次,他说:“别弄太多菜。”

            米熙微微笑了笑:“今天我爸爸从日本空运回来些上好的神户牛肉,怎么也得做给你尝尝。”

            时明不置可否,他从柜子里拿了一双橡胶手套递给了米熙,“别弄得手上全是味。”

            米熙笑着接过,“没有想到大哥你的洁癖也这么严重。”

            这时,蔡姨看了看时明微红的脸,她心里暗笑,但嘴上却只是说:“米小姐总是往我们这边送东西来,每次都是好大的一包,老爷子又很少回来,倒是让我吃了不少。”

            蔡姨说话的时候,时明已经离开了。他好像并没有兴趣与她俩闲话家常。

            晚饭开始了。米熙叫蔡姨在二楼的露天餐厅摆饭。圆形的玻璃餐桌上,井然有序地放着清蒸鲈鱼,芹菜炒牛肉,红烧肉,清炒小白菜,紫菜鸡蛋汤。当然,只要米熙去帮厨,她就一定会提醒蔡姨:做一份时明最喜欢的生煎包。

            时光入座,一语不发地吃饭。

            “我知道你不喜欢吃西餐,就把牛肉做成了炒菜。”米熙小心翼翼地说道。

            “米熙,你是说我土!”时明回应。

            米熙闻言,忍俊不禁,包子卡在了喉咙。

            时明递了水过来。月光下,米熙看见他俩的影子交汇,好像拉着手似的。有那么一瞬间,她傻傻分不清理想和现实。

            “专心吃饭,不许剩。”时明的语气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大哥,明天我们去划船好不好?”

            “晕船!”

            “大哥,你是海军好不好!”米熙嘟嘴,又给时明夹菜。

            “我自己有手。”

            “谁叫你是我哥,社会上我明哥最大。”

            “都是时光把你带坏了。”时明摇摇头,心想她到底还是和时光待在一起的时间多一些。

            “时明,你难道不知道你弟比你还正经吗?”米熙想着时光那副禁欲系的脸,心中的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关于时光,她实在无力吐槽,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描述就是:话少面瘫表情**,眉目犀利刻骨刀。

            ……

            吃完饭,蔡姨收拾了餐桌后,给他们送来了果汁和蛋糕,并说道:“今晚月色不错,你俩好久没见了,好好聊聊天。”

            蔡姨希望她从小看着长大的时明能重新燃烧起他心中已被遗忘的青春**的余烬。于是,她早早地就睡下了。

            时明和米熙下了几局跳棋,米熙输得一塌糊涂,她在心里骂:大笨蛋果然是丝毫不懂怜香惜玉。

            “我要睡觉了。”时明喝了一口果汁。这不能怪他,他已经在部队上养成了钢铁般一样的生物钟。

            他起身,米熙也跟着上楼。

            时明立马叫住了她:“你不会又要睡在这里吧?”

            “是啊,谁叫你让我吃太多,撑死了,走不动。”米熙笑着,想了想又说,“反正这也是时光的房子。”一语既出,她却后悔了。

            时明摆手,转身上楼。

            时家别墅有一间她的卧室,在五楼,和时明、时光的房间在同一层。当初时正东让她选房子时,她说时光老是不在家,就选了靠近时明的那间卧室。那时她才十三岁,他的生活中也还没有出现叶敏卿这个女人。

            米熙洗漱完毕,换了睡衣,正准备睡觉时,她突然想起,应该给时明倒一杯牛奶去。于是,她又窸窸窣窣地下楼。

            “大哥,牛奶。”她敲门。

            “放门口。”里面传来回应。

            米熙推门,正准备放在门口的柜子上,却意外地看到了时明床头边还有叶敏卿的照片。

            “时明……”她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关门出去了。

            时明等她走后,才从玄关那边过来,他是把米熙当妹妹疼的。他想现在她这么大了,也该替她着想了,避避嫌总是没有错。时明喝完牛奶,正要关灯睡觉时,看到了照片上的叶敏卿笑若星河灿烂。

            叶敏卿,他的过去,一个很复杂的过去。

            又一天,东佩设计部。

            “亦安,你好厉害呀!”

            “亦安,你真的太上镜了!”

            “亦安,我都快被你迷死了!”

            ……

            一大早,祁亦安听到的全是赞美之词,不过也有不少说风凉话的。

            “哟,这不是我们的大明星嘛?”郑莉阴阳怪气地说道,“你为了讨好周总监,可真是豁得出去呀。”

            祁亦安狠狠地看了她一眼,“能讨好领导也是一种本是,对吧,莉姐?”

            郑莉的鼻子轻哼了一声,“你最好永葆青春。”

            “这是当然,正是因为年轻才得到了领导的提拔呢,领导是不想看年纪大的人吃苦吧。”

            郑莉生气地朝她的办公桌走去。郑莉进公司的时间比祁亦安早,可她却在祁亦安的手底下做事,帮她打下手。

            周文其实早已经来到了办公室门口,他静静地听完了她们的对话。他故意路过郑莉的办公桌,轻声对她说了句:“好好工作。”口气像是安慰又像是警告。

            郑莉点点头,然后看了祁亦安一眼,祁亦安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

            “郑莉,我要的报表,你今天在12点之前必须给我。”祁亦安头也不抬,十分严肃地说,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郑莉想辩解几句,旁边的同事给了她一个眼神,她才作罢。

            启点亮黑N9已经成功上线出售,可精益求精的祁亦安还是打开PHOTOSHOP软件,开始认真地制图改图,想对车内的一些结构进行改进和反思,以便更新在新一代的汽车上。

            早上,米熙打来电话时,路易安正反复地看着视频中的祁亦安,不时地傻笑。

            米熙有些生气地问:“路易安,你发的这个《模特》公司同意了吗?”

            路易安笑了笑,“写着玩的,并不是每一首歌都必须要有版权和收益吧?”

            “好。”米熙气极不说话,她其实从第一次见路易安的时候就知道了,他与别的艺人不同。

            “只是一首歌,你不要担心,我下次注意就是了。”路易安还是体谅到了米熙的难处,虽然她既是他的经纪人又是他的老板,但他深知一个女人要想成为像一积娱乐公司这样大公司的股东该有多难。

            “你现在正当红,好多人看着呢,你的一言一行都不能出错。”

            “我知道了,谢谢你,米熙。”

            “你自己看看吧,现在网上有很多人说你故意蹭那个模特的热度,说你故意借她炒作,你看看这件事情对你还是有影响的。”

            不知怎么的,米熙说话的语气,让路易安立刻想到了祁亦安。

            如果说秦淮的青春欠谁一句感谢,那一定欠祁亦安的。

            他正想着,那头挂断了电话。

            “米熙,你今天不上班吗?”时明晨跑回来问道。

            “我的少校大人,你就不能睡个懒觉吗?”米熙反问道。

            “习惯了,跟懒虫喜欢睡懒觉一样。”时明进屋去了。

            晨光照在他的身上,他的背影真好看,米熙不自觉地拿起手机赶紧拍了一张下来。

            下班时,祁亦安正在车库取车,这时周文走了过来。

            “亦安,我的车送去保养了,你能不能送我一段?”周文问。

            “上车吧。”

            “来,你坐副驾驶吧,我替你开,你休息一会儿。”周文很体贴地说,“今天看你又忙了一天,你一定累了。”

            “还是我自己来吧。”祁亦安抢先上了车,朝他笑了笑。

            一路上,周文都在借工作上的事情和祁亦安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我们的新产品能到这么多的关注,多亏了你呀。”

            “那是总监你设计的产品好。”祁亦安一直都淡淡的,她不想和这个周文有太多的交集。

            “亦安,前面有家餐馆,我请你吃饭,好吗?”

            周文看她久久没有答复,便继续劝道,“今天会议上,我得到了时总的表扬,但其实这份功劳是你的,你要是不给我感谢你的机会,我会不安的。”

            “总监,你太客气了。”

            “我不是说了嘛,没人的时候,你叫我周文好了。”

            “不,总监。”

            “啊,怎么?”

            “我是说我不能叫您周文。”

            “这么说吃饭的事情,你是答应去了。”周文一脸得意。

            周文,也许就是袁妮妮说的狗皮膏药吧,祁亦安心想,吃完这饭之后,一定要与他保持距离了。

            祁亦安与周文正在吃饭时,袁妮妮打来电话。等她接完电话回来时,见郑莉正坐在她的位置上和周文在说话,还有一些其他的同事,郑莉意味深长地看了祁亦安一眼,起身便拉着其他人走了。

            “真巧,她们也来这里吃饭。”周文说。

            此刻,祁亦安恨不得变成她梦中的样子,长出翅膀,飞走。这太尴尬了。

            “刚才我们说到哪里了?”周文问祁亦安,他看出了她的兴致并不高。

            祁亦安抽动嘴角笑笑,“我听你刚才说时总好像有要退位的意思。”

            周文叹了一口气,“是啊,我这好不容易摸准了时总的脾气,你说他突然就想退休了。”

            “也许你会更加喜欢跟他的儿子合作呢。”祁亦安看了他一眼,擦了擦嘴。

            “你是不知道啊,他的大儿子在海军部队上,听说是个少校;至于他的小儿子吗,并没有人知道太多的消息,只是传闻时总好像并不是特别喜欢他这个小儿子……”

            “你慢慢吃吧,刚才我朋友打电话来,说有急事要我帮忙,我得先过去了。”

            祁亦安拎起她的包,“对了,总监,我们AA吧,我的那一半我已经付过了。”

            晚上,祁亦安又梦见她自己变成了一只鸟——

            只有一只翅膀一个眼睛的怪鸟。她与同样的一只怪鸟正在比翼飞行远游,路过一个村庄时,正巧赶上村中大雨。村民未曾见过它们,皆惊,以为不详,巫师更传言此鸟为蛮鸟,见之则天下大水。众人遂齐心合力驱打它们:同伴被当场打死,她重伤落水。

            行脚僧路过此处,救起奄奄一息的她——

            他说:阿弥陀佛,众生平等,天灾岂是鸟之过也?

            众人皆跪:求一安大师赐福。

            他说:一安德浅,不当如此,福需自修。

            僧人后送她归于一座仙境般的山,见她伤势过重,他便以他的心头血喂之。她看见了他胸前那颗朱砂痣。

            一安卒。

            他的最后一句话如是说:蛮蛮眼中有最美的崇吾风光,红尘无限。

            祁亦安流着眼泪,喊着“一安”的名字醒了过来。这不是她第一次做这个梦了——她第一次做这个梦的时候是高三,她第二天只告诉了好哥们秦淮。秦淮说蛮蛮这个名字挺好听,跟她很配。于是此后,秦淮一直叫她蛮蛮,跟她野蛮倔强的样子很配。

            祁亦安起来喝了一杯水,笑了笑,或许是最近听了秦淮的演唱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可是如今,她似乎连跟他说一句对不起都没有机会了,他星光熠熠,还会记得她这个普通的高中同学吗?

            第二天,祁亦安去公司的时候,她发现所有同事,特别是女同事见到她都避开走了,她觉得莫名其妙。直到她去茶水间倒水的时候才知道,昨天她和周文一起吃饭的事,被郑莉传开了。现在所有人都认为她靠美色上位,和周文有不正当的上下级关系。

            小说《我追时光而来》 003 祁亦安到底靠谁上位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欢喜冤家小说
            2. 搞笑小说
            3. 幻想小说
            4. 历史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