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为君

            更新时间:2019-08-20 10:42:03

            重生为君 连载中

            重生为君

            来源:掌中云作者:贰蛋分类:重生主角:赵洞庭颖儿

            新书推荐,《重生为君》由贰蛋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洞庭颖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这才是男人该有的生活!赵洞庭穿越成皇,为这个小目标不断奋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然,他最终并没能得逞。

            到夜里,怕是担心少皇帝成熟太早,按捺不住,更是换成两个小太监进来伺候。

            这只让赵洞庭苦闷无比,却又无可奈何。

            他对两个小太监自然没有兴趣,脑子里胡乱想着些东西,逐渐睡去。

            正当半睡半醒,昏昏沉沉之际,却是听得两个小太监在细声私语。

            “你说皇上这是怎么回事?安太医的药怎会没用?”

            “我怎知道?按理说安太医的药就算不能让皇上归天,也绝不能让皇上痊愈才是?”

            “莫不是安太医他暗中违背了杨大人的意思?”

            “安太医应当没有这个胆量吧?”

            “那……”

            “嘘,我说你真是操心的命,这关我两小人物何事?我们只要将杨大人吩咐的事办好就是了。”

            “毒害了皇上,我们两还真有得活?”

            “到时候能不能活我不知道,但若是我们敢违背杨大人意思,天亮就得死!你想皇上死,还是自己死?”

            “我……”

            “别说了,去把东西拿过来。”

            说罢,两个小太监在屋内鬼鬼祟祟,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赵洞庭猛地睁开眼,听到这些话心里冰凉冰凉。我说赵昰怎么会感染风寒就这么死了,原来是那个安太医在药里面做了手脚,听这两个太监的意思,幕后是个姓杨的**在筹划这些事。

            内忧外患啊,难怪当年南宋那么快就亡了,果然亡得不冤。

            而这时,他听到两个小太监向自己走来。

            赵洞庭忙又闭上眼睛。

            “皇上……皇上?”

            不过几秒,两个小太监便在床边轻声呼喊着赵洞庭。

            赵洞庭慢慢睁开眼,假装睡眼惺忪的模样,道:“何事?”

            左边面色白净像小姑娘似的太监献宝般将双手从背后拿出来,“皇上,您看看这是什么?”

            他手里捧着只用荷叶包裹的烧鸡,黄橙橙,油灿灿,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烧鸡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南宋小朝廷常年奔波,食物自然紧缺,可想而知,这烧鸡对原本的小皇帝赵昰会有多大诱惑。但两位小太监显然怎么也想不到,现在在他们面前的,是自近千年后穿越而来的赵洞庭,而且,赵洞庭还迷迷糊糊听到他们两的谈话了。

            明明知道这烧鸡有毒,赵洞庭怎么会吃?

            但他还是装作很惊喜的样子,问道:“你们两怎会有这美味?”

            捧着烧鸡的小太监嘿嘿笑道:“这是奴才特意为皇上准备,用来帮助皇上康复龙体的。”

            “忠心!忠心!”

            赵洞庭很是肯定地点头,看着两个小太监的眼神中满是鼓励之色。

            两个小太监心里直笑,想着这个小皇帝真是幼稚好糊弄,看来自己依附杨大人果然没错。

            而这时,赵洞庭却是紧接着道:“不过朕此时不饿,这烧鸡便赏给你二人吃了吧!”

            两个小太监瞬间傻眼。

            右侧那小太监苦着脸,道:“皇上,这是奴才二人特意为您准备的啊……”

            赵洞庭轻笑道:“朕心领,你们吃,你们吃吧!”

            “奴才、奴才也不饿啊……”

            两个小太监实在不知道该再说什么才好。以前这小皇帝夜里总喊饿,怎么这回突然改性子了?

            “不饿?”

            赵洞庭嘴里缓缓咀嚼着这两个字,眼神忽地便冷,“朕给你们的赏赐,你们两敢拒绝?”

            古时候君为大,赵洞庭穿越之前是总裁,本身又带着极重的威严,这突然发火,着实将两个小太监给唬住了。

            噗通一声,捧着烧鸡的那小太监跪倒在地,都快哭出声来,“皇上,奴才实在不饿啊……”

            右侧小太监也连忙跪倒在地。

            赵洞庭本想呼唤屋外的禁卫,但心里思量一番,还是作罢。

            这两个小太监显然知道些事情,得好好敲打敲打他们,也好知道幕后到底是谁想要害老子。

            他从床上缓缓坐起来,眼神灼灼盯着两个小太监。在烛光中,他的眼神如九幽般冰冷。

            “这烧鸡上有毒,是也不是?”

            这话出口,登时吓得左侧那小太监连手中捧着的烧鸡也掉到了地上,当即就要哭喊求饶。

            害皇帝是死罪,这在宋朝年间是植入人骨子里的概念。

            他们两之前敢害赵洞庭,那是抱着不被发现的侥幸,现在被赵洞庭发觉,自然是满心害怕。

            “噤声!”

            赵洞庭冷冷说道,眼神越来越冷,“是谁让你等害朕?安太医也是尔等同党?”

            两个小太监颤颤兢兢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赵洞庭缓缓又道:“说出你们的主使和同党,朕……饶你们不死。”

            左侧小太监抬头看向赵洞庭,眼神中带着希冀,“皇上……”

            而就在他开口的瞬间,右侧那小太监却是猛地扑到床边,双手掐住了赵洞庭的脖子。

            他的眼神中满是疯狂,嘴里轻声疾疾道:“还不快来帮忙!说是死,不说也是死!杀了他!我们还可能活!”

            狗急跳墙了。

            赵洞庭真没料到这个太监竟然敢有这样的胆量,忙不迭伸腿想要将他踹开。但是,他这副躯体才十一岁,且又常年体弱多病,实在是没得多少力气,连踹几下,都没能将这个小太监给踹开。

            脖子被掐得紧紧的,喊也喊不出来。

            而跪在地上的那小太监回过神来,求生的欲望将他的良知全部掩盖,也疯魔般扑到了赵洞庭的身上。

            赵洞庭的脸色胀得通红,渐渐有些乏力,瞪着眼睛,心里想着,“自己难道就这么死了?”

            他自然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从内心深处涌现出一股极为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得他再度生出力气,剧烈挣扎起来。

            龙床摇晃着。

            两个小太监虽将他压得死死的,但谁也没有注意到,床榻旁摆着油灯的支架也在跟着摇晃。

            “哐当!”

            就在赵洞庭眼前渐渐发黑的时候,油灯终于跌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砰!”

            门被撞开,有两个侍卫冲将进来。

            “大胆!”

            看到扑在龙床上的两个小太监,他们铿锵拔出雪亮的佩刀,向着龙床跑来。

            两人跑到龙床边,竟是单手将两个小太监给抛飞出去。

            “咳!咳!”

            赵洞庭剧烈咳嗽着,眼泪都被掐出来,眼中惊魂未定。若不是这两个侍卫动作快,自己怕是死了。

            看着两个侍卫就要斩杀那两个小太监,他忙喊道:“慢着!”

            若是这两个小太监死了,那再想要查出幕后主谋,可能就要麻烦许多了。

            两个侍卫刀都斩到两个小太监脖子旁边了,慌忙收手,而后动作飞快,两手翻飞,竟然在瞬息间就用刀柄将两个小太监给敲晕过去。

            赵洞庭看得傻眼,这……这他娘的是武林高手啊!

            这个时候,外面剩下的几个侍卫也都冲进来。

            为首是个武将,身形魁梧不凡,如牛般的大眼睛飞快扫过屋内情形。

            那两个敲晕太监的侍卫拱手道:“副都头大人,这两个太监意图谋害皇上!”

            副都头?

            赵洞庭看向这个武将。在南宋末年,副都头在侍卫亲军中仍然算是中低层将领。

            恰好,这副都头也看向赵洞庭。见赵洞庭看他,又忙低下头去。

            而后他走到那两个倒地的太监旁,冷声问道:“就是这二人?”

            两个侍卫低头,“是!”

            就在这个瞬间,这个副都头猛然抽出了佩刀。

            “小心!”

            赵洞庭察觉到不对,出声呼喊。

            但是晚了。

            两道苍白如雪的刀芒划过。

            两个武艺绝不算低的侍卫头颅翻滚落地,血从脖子直喷上房梁,继而洒落满地。而后,尸首才倒地。

            门口处站着的两个侍卫忙将屋门关上。

            眼若铜铃的副都头持刀,眼睛通红的缓缓走向赵洞庭。

            赵洞庭心里再度如坠冰窖,没想到,南宋小朝廷竟然已经乱到如此境地,皇帝身边多数都是逆贼。

            显然,除去刚死的两个侍卫外,其余的这些禁卫,都已经被人收买了。

            但他仍要做垂死挣扎。

            上一世的无数经历,让赵洞庭明白,任何事情,不到最后都不要轻言放弃。

            他开口道:“你敢杀朕?”

            副都头倒也不急着杀他,冷声道:“你不死,天下不宁。天下不宁,我等性命不安!”

            “呵……”

            赵洞庭悲怆笑着,“好个天下不宁啊!朕才十岁,竟然要背负让天下不宁这样的骂名。”

            副都头已经走到床边,缓缓举刀:“就是因为你年岁尚小,才该死啊……”

            雪亮的刀身折射着室内的烛光,莫名有些刺眼。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幻想小说
            3. 宫廷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