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 > 小说库 > 都市 > 隐龙为婿

            更新时间:2019-08-20 14:53:08

            隐龙为婿 连载中

            隐龙为婿

            来源:掌文作者:胜天三子分类:都市主角:陈安壑赵紫莹

            小说主人公是陈安壑赵紫莹的小说是《隐龙为婿》,本小说的作者是胜天三子创作的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废物?藏拙?因为特殊原因,我只能以废物示人,饱受欺凌。龙潜深海,只待风云际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

            赵紫莹被吓得失声尖叫起来,围观人群也纷纷后退。

            "砰。"

            闷响震天,王灿年痛苦倒地。

            夺椅伤人,一气呵成;

            鲜血刺眼,触目惊心。

            赵紫莹用右手捂着嘴巴,呆若木鸡的看着陈安壑。

            赵紫虞被吓得瘫坐卡座上,再也不敢毒舌骂人了。

            围观人群也都不敢相信的看着陈安壑,现场一片死寂。

            陈安壑完全无视了围观人群,冲赵得意挥了挥手。

            "老板。"赵得意带着店长小跑过来,恭敬喊道。

            陈安壑威严说道,"给各位贵宾解释一下,别让各位贵宾对紫安咖啡产生误会。"

            "好的,老板董。"

            赵得意逐一扫视过围观人群,朗声说道,"这位是紫安集团大老板,这位是紫安集团的运营总监,大老板和赵总监亲自来紫安咖啡总店体验我们的服务,以便及时发现问题,改进问题,给各位贵宾提供更好的服务……"

            "你撒谎。"

            赵紫虞指着赵紫莹,大声说道,"她叫赵紫莹,本是赵氏集团商务部主管,因为犯了错误,昨天才刚刚被赵氏集团开除,根本不是紫安集团的运营总监。"

            赵紫虞之言,让赵紫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被开除可是职场大忌。

            虽然赵紫莹被开除并非是因为工作犯错,但谁又敢保证陈董不会偏听偏信呢?

            陈安壑冷笑说道,"赵氏集团的管理人员有眼无珠,白白给我们送来这么优秀的人才,我们没理由不录用。"

            "你跟她是什么关系,你心里有数。"赵紫虞不甘示弱说道,但陈安壑的狠辣,却让她终于不敢出口成脏了。

            "清者自清。"

            陈安壑也懒得再跟赵紫虞废话,扭头看着张店长,威严说道,"今天的消费全部免单,另外,再给每位贵宾赠送两千元的代金券。"

            "好的,老板。"

            "老东西,本少要你……"

            王灿年也终于从剧痛中回过神来,急火攻心之下,他又抄起椅子重重砸向陈安壑,完全忘记了陈安壑的可怕战力。

            "砰。"

            震耳闷响再次响起,王灿年再次痛苦倒地。

            "各位,请随我来。"

            董事长摆明是要关门打狗,身为店长,自然得努力配合。

            好在,上午喝咖啡的客人本就不多,再加上物质诱惑,围观的人群很快就被疏散到了收银台。

            接连两次暴击,终于让王灿年认清了情况,他再也不敢再破口大骂,更不敢动手打人,只敢挣扎着爬起身来,乖乖躲到一旁。

            怂比!

            看着满脸鲜血的王灿年,赵紫虞不仅没有半点歉疚和怜惜,反而深感憋屈,愤怒不已。

            她是来羞辱赵紫虞的,不是来被人羞辱的。

            可有陈安壑这个狠人在,赵紫虞也只能乖乖闭上臭嘴,躲到一边去。

            陈安壑的凶残,也把赵紫莹吓得不轻,甚至都让她萌生退意,谁都不希望在一个暴力狂老板手下工作。

            "吓到赵总监了,实在很抱歉。"陈安壑也注意到了赵紫莹的脸色,赶紧微笑问道。

            "没……没什么。"赵紫莹心有余悸说道。

            "赵总监尽管放心,我并无暴力倾向,两次出手都是正当防卫,否则,现在倒在地上的人就是我。"

            陈安壑的和颜悦色的解释,总算让赵紫莹没那么害怕,因为两次都是王灿年率先动手的。

            "陈董练过武?"赵紫莹忍不住问道。

            陈安壑微笑说道,"学过几手粗浅功夫。"

            两名服务员大步走了过来,麻利收拾着现场,给陈安壑和赵紫莹换上了新咖啡。

            赵紫莹缓缓搅动着咖啡,娴熟优雅,仪态端庄,陈安壑靠在椅背上,神态自若,完全没把赵紫虞和王灿年当回事。

            歼夫银妇,本小姐要让你们身败名裂。

            赵紫虞用择人而噬的目光看了眼两人,然后就悄悄拿出手机,调出两人的照片,并配上了恶毒语言,准备发朋友圈。

            可就在赵紫虞即将发出朋友圈的瞬间,陈安壑却突然扭过头来,冷冷看着她。

            那眼神,冰冷渗人。

            赵紫虞猛然转醒,这里是陈安壑的地盘,她赶紧收起手机,免得自取其辱。

            另外一边,王灿年也在发微信求救。

            "不用发微信了,我允许你打电话。"陈安壑看着王灿年,冷冷说道,"你最好能找一个够分量的人来救你,否则,你就得永远留在这里。"

            "你……你知道本少是谁吗?"王灿年色厉内荏问道。

            "王灿年,王家次孙。"陈安壑淡然说道,"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就算你爷爷王荣盛亲自出面,也没资格让我放人。"

            "你……你到底是谁?"陈安壑的淡然,让王灿年更加惶恐。

            陈安壑再次冷冷说道,"找到够分量的人,你自然知道我是谁,找不到够分量的人,你就永远留在这里。"

            虽然陈安壑承诺让王灿年打电话求救,可他已经被打怕了,根本不敢直接打电话,就连微信语音都不敢发,只敢安安静静的用文字信息求救。

            赵紫虞一直在用恨意凛然的目光盯着陈安壑和赵紫莹,让赵紫莹总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你再看一个试试?"陈安壑扭头看了眼赵紫虞,吓得赵紫虞赶紧低下头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赵紫莹终于又完全放松下来。

            可半个小时不到,震耳的脚步声就震响在了咖啡厅门外,一名四十多岁的光头带着二十八名大光头,迈着整齐的步伐,气势汹汹而来,但却被挡在紧闭的玻璃门外。

            他就是王灿年的救兵,西奉街狼哥。

            "砰。"

            接到狼哥的眼神示意,一个光头直接挥起拳头,重重砸着玻璃门。

            黑压压的人群,让赵紫莹不禁心生惧意。

            "陈董,我们……"

            "赵总监尽管放心,我不主动惹事,却也从不怕事。"陈安壑淡然说道。

            陈安壑的安抚,并没让赵紫莹放松下来,而随着二十几号大光头鱼贯而入,她反倒变得更加紧张。

            "踏……"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不断响起,光头们气势如虹,吓得赵紫莹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

            "狼哥,救命呀。"

            王灿年连滚带爬的躲到狼哥身后,直接抛弃了赵紫虞。

            赵紫虞也是个年轻女孩,同样对爱情充满幻想,王灿年的选择,不仅给了她重重一记耳光,也让她对爱情彻底绝望。

            赵紫虞恨上了王灿年,但她更恨赵紫莹。

            如果不是赵紫莹,她就不会受这等奇耻大辱,可她却始终没有意识到,她是自作自受,咎由自取。

            狼哥带着光头群,旁若无人的走了过来,直到离陈安壑只有几米距离时,他才用力抬起右手。

            "踏。"

            二十八名光头齐齐止住脚步,震耳的脚步声吓得赵紫莹打了个哆嗦。

            狼哥大大咧咧的坐在赵紫莹身边,吓得赵紫莹赶紧躲到窗边,尽量远离这种可怕的人。

            狼哥大大喝了一口咖啡,斜眼看着赵紫莹,意味深长说道,"真香。"

            狼哥是挑衅,更是威胁。

            陈安壑依旧面无表情,但眼神却已明显变冷。

            "我要带我的兄弟离开,陈董没意见吧?"狼哥慵懒靠在椅背上,一副睥睨天下的王者姿态。

            陈安壑面无表情说道,"如果我说有意见呢?"

            "里面的配置值不少钱吧?"

            狼哥坐直身躯,咄咄逼人的看着陈安壑,他带来的二十八名光头更是纷纷亮出钢棍,虎视眈眈的盯着陈安壑。

            赵紫莹从未见过这种场景,不禁被吓得脸色惨白。

            "一张桌子五十万,一把椅子十万,一套杯具五万,只要你赔的起,尽管放手砸。"陈安壑仍旧一脸淡然,丝毫没把气势汹汹的光头们当回事。

            狼哥兴致勃勃的看了眼陈安壑,然后就用力挥下右手,大声喝道,"兄弟们,烧钱了。"

            "砰。"

            狼哥的话语刚落,二十八名光头便四散而去,挥起钢管,疯狂打砸起来。

            "砰砰砰……"

            沉闷巨响不断响起,赵紫莹被吓得瑟瑟发抖。

            烧钱,这个词用得好!

            陈安壑依然面无表情表情,可眼眸深处,寒意却在翻滚不息。

            小说《隐龙为婿》 第九章自作自受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游戏小说
            3. 穿越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