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娇妻无度天天宠

            更新时间:2019-09-12 16:02:56

            娇妻无度天天宠 连载中

            娇妻无度天天宠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湛王妃分类:言情主角:江彦丞谭璇

            新书推荐,《娇妻无度天天宠》由湛王妃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江彦丞谭璇,内容主要讲述:江彦丞这辈子最落魄的那天遇见谭璇,她冷漠桀骜:“跟我结婚,这五百万归你。”他衣衫褴褛,身上有伤,不解地问她:“为什么?我一无所有。”谭璇毫不在乎:“你的一无所有和口齿不清正符合我的伴侣要求,一年时间,配合我演好戏,我会力所能及给你想要的东西,除了爱情,一切都可以。”黑暗中,江彦丞敛下眉眼,捏着那张支票,唇边的笑容变得森冷而危险。天之骄女如她,曾爱过一个最好的人,后来者通通都是将就。心机深沉如他,做惯了人生的主角,怎甘心只做陪衬?……许久后,露出真面目的江彦丞捏住谭璇的下巴逼近:“老婆,全世界都知道我和你在一起过,谁还敢嫁我?咱们这辈子只能床头打架床尾和,离婚可由不得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呃……”听到谭璇冒出这句话,在场的大堂经理和服务生都傻了眼。

            没有得到回应,谭璇又拽了拽江彦丞的胳膊,摇了摇,像是旧相识般撒娇道:“我们结婚吧?”

            情况越来越看不懂了,好像是女朋友当场逼婚似的,越来越多的人看过来,围观这一奇特的一幕。

            大堂经理犹豫了一下,看着江彦丞问道:“先生,请问你和这位女士认识吗?”

            如果他们是陌生人,女方怎么会提这样的要求,在酒店的餐厅里,随便拽住一个男人就要和对方结婚,不管他长得什么样子,是好人还是坏人。

            江彦丞始终都没有说话,只是低头望着她。他的脸上贴着一块创可贴,是昨天逃跑时的杰作,头发没来得及打理,遮住半个眼睛,没有人看得清他眼里的表情。

            “帅哥,和我结婚,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只要和我结婚。”谭璇第三次重复同一个要求,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傻气,和当时在黑旅馆里遭遇小混混时的样子完全不同。

            没有了冷傲的气质,只剩下小女孩似的脆弱和无助。

            围观的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真是不认识的,也许还是第一次见面,这女的估计是喝酒喝傻了,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随便逮住一个男人要求结婚,她受了什么**?

            “先生,如果您很困扰,这件事交给我们来处理吧?这位女士真的喝醉酒了,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大堂经理得体地解释,给了江彦丞完美的台阶下,只要江彦丞抽回手,他可以立刻转身离开,谁会去理会一个喝醉了酒的傻女人?

            没有等到江彦丞的回答,谭璇失望下去,眼里隐约有泪:“我太不好是不是?你们都不肯和我结婚……”

            手指一松,预备放开江彦丞的胳膊,又想去抓桌上的红酒杯。

            江彦丞忽然伸出手,将她的手一把攥住,捏得紧紧的。

            “嗯?”谭璇迷离着双眼抬头看他,眼神一片茫然。

            一握手,江彦丞感觉到她的掌心有异样,摊开一看,手掌心都是结痂的伤痕,粗糙得摩擦着他的指尖。他微微使力将她从座椅上拽了起来,谭璇身体不稳,跌伏在他胸口。

            被抱着,谭璇仰头往上看,只看到贴着创可贴的脸,她又笑了,傻子似的问:“你要和我结婚对不对?”

            全程只记得这一件事。

            出乎所有人预料,这一次,江彦丞点了点头,那双半藏在刘海下的眼睛望进她的眼睛,没有躲闪。

            得到肯定答复,谭璇雀跃起来,得寸进尺道:“明天去领证?”

            江彦丞又点了点头。

            谭璇这才满意,一件心事了结了似的,喃喃道:“嗯,我也要结婚了……”

            说完,便在众目睽睽之下伏在男人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她不再闹腾,不再无理取闹,整个餐厅反而诡异地安静了下来,众人已经将注意力从醉酒的谭璇转移到了只会点头的江彦丞身上。

            他到底是走过路过拔剑相助的绅士,还是趁人之危占女孩便宜的**?

            大家有目共睹,女孩长得不错,年纪也轻,经过这么一闹,众人都猜出应是受了情伤,这承诺要给她婚姻的男人靠得住吗?

            大堂经理这时候反而有些同情谭璇,对身边的服务生使了个眼色,走过来对江彦丞道:“先生,这位小姐喝醉了,我们送她回房间,先生请继续用餐吧?”

            说得这样清楚,江彦丞却还是没有松开怀里的女孩,她的额头贴着他的颈动脉,这个高度每一次都刚刚好,只是这一次他明显感觉到异样。

            不顾大堂经理等人的追问和建议,江彦丞的手摸上了怀中女孩的额头,一摸之下,眉头皱了起来。

            江彦丞立刻对大堂经理示意,他说不了话,只能动作。

            大堂经理狐疑地伸出手去一摸,顿时懂了:“好烫!她发烧了!快,小程,你去通知医务部,有客人发烧了。”

            江彦丞已经将谭璇抱了起来,他体力还没恢复,虽然她不重,可抱起她的时候还是轻微地摇晃了一下。

            “先生,请跟我来,医务部在八楼。”大堂经理一边给江彦丞指路,一边道:“先生,如果您不方便,可以由我们工作人员将女士送过去,您可以继续用餐。”

            这个提议没有得到回应,在众人的眼里,这个一直不说话的怪男人今天打定了主意要做绅士到底了。

            酒店的医务部内,医生给谭璇检查过后,对江彦丞道:“病人家属吗?她身体虚弱,受凉导致发烧,然后又饮用了大量的红酒,应该是酒精过敏。”

            刚才她还好好的,忽然就起了满脸的疹子,怎么也消不下去。

            见江彦丞皱眉,脸色异常难看,医生忙道:“我们会尽快对病人进行治疗,先生不用着急。”

            通过给谭璇服用抗过敏药,她脸上、脖子上的疹子才没有继续扩散,挂好输液瓶,医生嘱咐道:“输完液再看她的情况怎么样,能否退烧。我们会有专业的医疗团队为您服务,先生可以不用守着。”

            江彦丞无动于衷,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没有要走的意思。

            谭璇迷迷糊糊地睡着,脸色通红,发烧让她的嘴起了皮,转头看到床边坐了一个人,她神志不清地伸出手去抓住了他的手,喃喃唤道:“陆翊……我难受……”

            江彦丞的手任她握住,任她口中不清不楚地唤出一个陌生的名字,紧抿着唇,一动也不动。

            他刮完了胡子,露出本来的面目,虽然穿衣打扮普通,可刘海遮不住的侧脸刀削斧砍般完美,不知怎么气场也不由地强大起来,冷得来送药的护士不敢靠近。

            “叩叩——”忽然有人轻轻敲门,江彦丞回头看去,见一个酒店服务生走进来,不确定地小声问道:“先生,请问您姓江吗?有一位慕少扬先生正在酒店前台寻找您。”

            ……

            酒店前台,慕少扬快急疯了,昨晚好不容易把人接回来,结果睡得太死又把他弄丢了,又没有随身电话,万一再被人绑架……

            酒店前台预备广播通报,却被慕少扬制止,江家二少沦落到这个地步已经很惨,不能大肆宣传让人知道他在南津城。

            让酒店保安室查了监控,才发现他从餐厅出来,抱着一女人往电梯走去了。

            慕少扬盯着监控画面愣住:“**,这么等不及?一个月没见女人馋成这样?”

            知道江彦丞和女人在一起,慕少扬反而放心了点,让酒店服务生去找找。

            等江彦丞从八楼下来,慕少扬走过去一把将他的肩膀揽住,小声骂道:“江彦丞!江二少!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啊?一大早的你就去玩女人,什么女人让你这么感兴趣?万一是江哲宇的人,你又栽进去了!”

            江彦丞不说话,他的嗓子不好,吞咽都很疼。

            “走吧,走吧,上车,我把你安全送回江家去,就算完成任务了!别给我添乱啊我告诉你!”慕少扬说着就要松手。

            江彦丞却一把将他拽回,在慕少扬的惊愕中摊开他的掌心,一笔一划地写了三个字。

            这种手心写写画画的骚动,撩拨得人心发痒,周围路过的客人了然地窃窃私语。

            “Gay吧?还挺有情趣的,两个人都挺帅,你猜哪个是攻,哪个是受?”

            “情趣什么?恶心,两个大男人写写画画,怎么不直接去开房呢?”

            “你懂什么,Gay又没有罪,这是天生的性取向,也许人家昨晚开过房了,你管得着吗?”

            “走吧,走吧,别看了……”

            慕少扬本来也觉得这手心写字很恶心,但是感觉到他写的字,顿时惊讶不已:“谭……小……七?”

            瞪大了眼睛,追问道:“你是说你抱着上楼的女人是谭小七?”

            江彦丞不说话,那表情算是默认。

            慕少扬嘴角抽搐,连连对江彦丞竖大拇指,一脸的敬佩:“阿丞,好样的,你真牛逼,弄成这副死样还能泡到谭家小七!怎么样,她在床上的滋味……”

            “啪——”江彦丞打开了慕少扬的手,也打断了慕少扬的想入非非。

            “哈哈哈,”慕少扬大笑,“还不让人说了?江二少,你别告诉我,你在国外那么久没有过女人?就拿你那个宝贝妹妹展悦儿来说,你们就没有嗯嗯嗯过?”

            江彦丞满脸的不耐烦,苦于嗓子坏了,说不了话,他极力地隐忍着没有揍慕少扬一拳。

            慕少扬也不再逼问,促狭地摆摆手:“行了行了,房中事,你自己知道就好,我虽然是你基友,但不能替你感受啊。咱们说回这个谭小七……”

            江彦丞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认真地听慕少扬道:“你知道江哲宇一直都在打江氏集团的主意,你和他各有优劣,他到现在还没有结婚也没有女朋友,之前有过意向追求谭家六小姐谭菲。谭菲的腿虽然有残疾,一辈子都要在轮椅上过日子,但她的父母很厉害,是谭老将军的儿子媳妇中的佼佼者,如果能追到谭菲,与谭家联姻,那江哲宇拿下江氏的胜算就大了许多。你懂我的意思吗?”

            “你肯定懂吧?”慕少扬坏笑:“半路杀出了一个不知道谁家的小子要娶谭菲,这个月八号办婚礼。江哲宇的算盘打空了,如果这个谭小七是单身,那她就是江哲宇联姻谭家唯一的机会了……你现在把谭小七给上了,猜猜江哲宇的脸色?”

            猜你喜欢

            1. 虐恋情深小说
            2. 武侠小说
            3. 轮回重生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