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失宠王妃,请自重

            更新时间:2019-10-23 15:58:30

            失宠王妃,请自重 已完结

            失宠王妃,请自重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浮烟若梦分类:言情主角:秦落烟傅子墨

            《失宠王妃,请自重》由浮烟若梦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落烟傅子墨,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腹黑冷情的现代女汉子,穿越成爹不疼后娘害的软妹纸!遇上霸道冷酷武宣王,只手遮天、权倾朝野,传闻说,他睡过的女人比吃过的饭都多,可是一夜贪欢之后,他竟对她痴缠不止,他说,女人,你姿势多、技术好,本王很满意,赐你王妃之位以资勉励。【第一次见面】傅子墨:听侍卫说,你倾慕于本王。秦落烟:不,准确的来说,是我想睡了你。喜欢和睡,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第二次见面】秦落烟:脱裤子。傅子墨:该死,我要杀了你!秦落烟:杀我之前,先脱裤子。傅子墨:禽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还未完全亮,远处层层山峦上,能隐隐看见日出的红光。

            天,快亮了吧。

            负责打扫庭院的丫鬟拿着扫帚,一边打哈欠一边往院子里走,突然看见墙角下的人影,吓得瞌睡全无,正要惊呼,却突然看清了那人的容貌。

            裹着黑色裘皮披风的女子,就站在墙角的大榕树下,也不知她在看什么,就见她仰着头,看着天边的方向,那张绝美的脸上,是一种茫然的空洞。

            丫鬟有些不知所措,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叫了一声,“姑娘?”

            秦落烟依旧站着没动,只是僵硬的回过头,看了她一眼,不过一眼,却让那丫鬟心惊肉跳,再看秦落烟的时候,丫鬟的眼中也带了几分不自觉的同情。

            昨晚,屋子里的一切,这院子里的人都听见了吧,所以,连一个丫鬟都开始同情她。

            秦落烟嘴角弥漫一抹哀伤的笑,收回落在天边的视线,她迈着步子回到了房中。

            打扫丫鬟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一名老嬷嬷走了过来,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这下,你们这些小丫头可不敢乱动心思了吧?”

            “嗯,再不敢了。”昨晚,从屋子里传出来的声音已经给她们的人生上了最珍贵的一课。

            “不敢就好,不过,虽然主子没有明说,但到底是主子用过的人,还是好生伺候着吧。”老嬷嬷叹了一口气,回头又去吩咐厨房炖了绝子汤送进了屋子里。

            对镜梳妆,秦落烟坐在铜镜面前,镜中人模样绝美,却面色苍白眼神空洞,难道,从此,她就要成为傅子墨的笼中鸟,金丝雀吗?

            不,只要她还没死,总有机会逃脱这里的!

            “在想什么?”随着突然出现的男声,秦落烟一怔,没有回头,从镜中看见了渐渐靠近的傅子墨。

            一大早他领着金木出了门,看样子是来这里有事情要办,不过无论什么事,都和秦落烟无关。

            “在想,什么时候王爷才会厌倦我?”秦落烟站起身,没有负气的和傅子墨耍小女儿姿态,而是恭顺的替他接下披风,像个懂事的丫鬟一般,替他斟了一杯热茶。

            傅子墨眸子一沉,接了茶水喝了一口,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你倒是出乎我的预料。”

            “哦?”秦落烟嘲讽的笑了,“难不成我被您睡了,为了证明自己的桀骜不屈、清白纯净,我应该上演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您会喜欢看吗?”

            “不会,本王会杀了你。”傅子墨说得很容易,视线落在了桌上的一碗药上,药香已经很淡,这药放在这里应该很久了。

            “我知道王爷不会喜欢哭哭啼啼的女人,所以我不哭不闹。”秦落烟说话的时候,似乎没有任何不满的情绪,如果哭闹有用的话,傅子墨就不会如传言中那般冷酷残忍了。

            她很庆幸,在这一点上,她猜对了。

            见他的视线扫过桌子上的药,秦落烟这才不慌不忙的捧起了药碗,“我不是不喝,只是想当着您的面喝,我以为当着您的面喝下去,您会更放心。”

            说完之后,秦落烟就着瓷碗,一口气将一碗药喝了下去,药已经凉透了,她微微皱了皱眉,但喝药的速度却没有丝毫的减慢。

            其实,哪怕他不给她这药,她也会自己找药喝,难不成,她还想怀上这个男人的孩子吗?

            她喝药的爽快,倒是让傅子墨微微皱了眉,往日里,那些女人喝药的时候,哪一个不是满脸失望,更有甚者,还跪着求他。

            “明日本王要出关,大概五天,你就在这里等着。”傅子墨不喜欢她太过无所谓的表情,说了这么一句又起身离开。

            秦落烟眼神不自觉的一亮,随即又很快的隐藏了下去,“好!”

            “别想着逃,你逃不掉。”傅子墨脚步顿住,将刚才一闪而逝的喜悦看在眼中。

            秦落烟摇头,“我不逃。”不逃的是**!这世上,有哪个恶人会将自己想做的恶事写在脸上?

            她回答得很干脆,倒是让傅子墨有些怀疑刚才她脸上刹那的表情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不逃就好,毕竟你还有用,不要轻易惹怒本王,而失了性命。”

            傅子墨离开之后,不过一瞬间,秦落烟的脸色就垮塌了下来,这老天还真是对她太“好”,才刚逃出将军府那个牢笼,又被武宣王捆在了这个别院。

            这一天,整个庭院都静悄悄的,只有庭院里的花草,似乎许久没有见过阳光,竟然在暖阳的照耀下多了一些摇曳的神采。

            院子里的大榕树却是秦落烟很喜欢的,站在树下,宽大的枝叶既能将阳光挡住了完全,又能带着暖意的风却能荡漾在树下的空间里。

            秦落烟在大榕树下,一站就是整个下午,直到天黑的时候,老嚒嚒带着两名丫鬟将她又带到了浴房里。

            “又要开始了么?”秦落烟喉咙里是憋屈的血腥,话声淹没在寂静的夜色里。

            她知道这又是一个痛苦而漫长的夜。

            她不禁想起了第一次和傅子墨在客栈的时候,那时候,是她主动找上了他,如果早知今日的话,无论如何,她也不会去招惹他!

            第二天一大早,傅子墨果然领着一行人出了关,他们一走,整个院子就突然安静了下来,几个老嬷嬷和丫鬟家丁,每每见到秦落烟,除了打声招呼外,并不和她多说一句话。

            年纪大的老嚒嚒们都很会隐藏心思,年纪小的几个丫鬟却是心里藏不住事,傅子墨在的时候,丫鬟们对她还算恭敬,傅子墨一走,几名年纪小的丫鬟们就开始怠慢秦落烟来。

            “不就是个爷用来暖床的女人,也不是正经主子,却还要我们伺候着,凭什么?”

            “就是,也不定还能活几天,爷不是去接人了吗?听说那人是出了名的善妒,你说,她来了,会不会直接拿这个姑娘开刀?”

            巷子里,两名丫鬟缩在角落里聊天,丝毫不知道一墙之隔后,秦落烟浑身都散发出了森然寒意。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穿越种田小说
            3. 奇幻小说
            4. 修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